酷博平台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21:23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从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上公布的这份决议草案的全文来看,这份决议草案的主要内容是在呼吁世界各国团结起来,与世卫组织一道战胜这场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这种为迎合印度的民族主义而对中国的廉价攻击,确实在印度的网络上引起了一些印度网民的高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遗憾的是,“客观报道中国”,并不存在于CNN等西方媒体的字典里。但在CNN的报道中,我们仍然也能感受到他们在报道这项决议草案时的那种“别扭”,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这项决议草案很“弱”,一方面则坚持“带节奏”说中国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薛春艳称,陈天哲曾邀请自己去实地探访过这所学校,“当时安静祥和的校园气氛,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”但后期薛春艳表示,自己在进行了大量调查后发现,陈天哲曾经带自己参观的那所学校的地址,实则曾是另外一家目前已经停止办学的学校,而这所技工类学校在人社局的备案信息中,地点上写着当地某建材市场的地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CNN等西方媒体的报道来看,这些西方媒体在拼命“污染”中国支持世卫组织决议草案的一个“方向”,是将这项中国参与磋商并支持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决议草案,歪曲成是中国“被逼”签署了一个“调查中国”的决议草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为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呼吁全球调查中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星新闻记者检索发现,该校对外宣传时,确实没有提到“技工学校”,而是直接用了“学校”二字。对此,陈天哲回应称,“就像北京大学简称为‘北大’一样,很正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如今澳大利亚在这份既没有提调查中国,也没有提调查病毒源头的决议草案上碰瓷,说自己是最初发起人或“灵感来源”,恐怕是为了给他们找个“台阶”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个庭审持续了四个小时左右,未当庭宣判,法庭外,大批媒体守候。陈天哲和薛春艳律师表示,庭审焦点主要集中在学校是否涉及虚假宣传,以及薛春艳的行为是否涉及违约等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该校招生信息上“隐藏”的“技校”这一信息,是否会对学生和家长产生误导,误以为该校是一个全日制普通高校,陈天哲称这是行业内的常规情况,“有些孩子不愿意上技校”,这是为了学生们的“面子问题”。